快三官网投注

夜跑随想
发布日期:2019-01-16    作者:卢曦    
0

夜跑随想

我习惯在这月朗星稀的傍晚夜跑。入夜本就无杂念,运动起来会更觉出精神的爽朗。夜晚漫步在江边,江面上雾霭重重,天空一抹忧郁的色调,细微的寒风沿着江滨路穿梭而过,吹得路两旁的银杏树飒飒作响。

我喜欢安静地独处、思考、长跑。独自长跑思考着,恰好将三者融合。一个人地奔跑并不孤单,最初有思考陪伴,于腿酸胀难迈时,坚毅的精神顶替了思考,它成了挺过节点的关键。过了这个节点,当腿脚渐渐麻木了痛觉,如机械般重复地迈步时,思考才又回到奔跑中。而此时坚毅的品格,早已渗透了全身:表情严正刚毅,无一丝戏谑揶揄;目光坚定灼灼,无一丝躲闪退避,整个人都仿佛钢铁铸就,不懈怠,不彷徨,向着目标扎实地推进。

坚毅何时附了身?是巧合的运气?还是灵感的一瞬?都不是。偶尔撞到的运气和瞬间激发的潜力,他们的存在只是巧合偶尔、瞬间即逝。能附身与你同行同在的,是与生俱来,于生命地磨砺中淬炼出的,可以称为“品质”的,永存的瑰宝。这宝贝不会轻易展露,轻易显露的只能称为伎俩。它会于磨难中祭出,至磨难灭而销匿。

磨难试炼着“品质”。然而磨难所试炼出的,又何止优秀的品质,劣等的也不乏身影。胆怯、逃避、恐惧,每在跑步苦累难耐的节点时,从人的本性中一哄而出。可是终于还是会被坚毅压制,因为坚毅经过了锤炼,它更加高大刚强,足以擎住倒压下来的艰难困苦,而让胆怯、逃避、恐惧无地自容地逃窜。

冬天的风更凛冽了,树木华丽的外衣凋谢殆尽,随风飘荡,消碎成泥,独留刚劲的筋骨立于寒风中,迎接着万物地轮回。(计量检验中心  卢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