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三官网投注

【钢城文苑】我和我的“战友”
发布日期:2019-06-12    作者:杨骁 陈海军    
0

光阴似箭,岁月如梭,不知不觉已经进入公司七年了,七年中有一群特殊的“战友”,它们伴着我成长,陪着我风吹日晒,同时它们也是公司最大的功臣,它们就是炼铁厂铸运车间里的 4辆火车。

【钢城文苑】我和我的“战友”

在这 4辆火车中数 1号机车最特别。首先是它的出身,它是由北二七厂制造的,一个拥有 120多年历史的老厂。其次,它外观整体比其它三辆机车大了不少,十五米长的车长七米多高的车身,就好像一个壮年汉子对比三个小姑娘一样。

第一次见到一号车是 2012年的夏天,那时的我刚参加工作不久,在铸运车间我还是一个需要师傅带着的小学徒,那时一号车已经运行一年多了,空调制冷系统全部发生故障,在狭小的驾驶室里要待 4个人,十分拥挤,而且在距离驾驶室不到半米远的地方就是轰鸣的柴油机。特别是在酷热的夏日里,机车里的气温甚至可以达到 40多度,那真是一个充斥着柴油和汗水味道的地方。直到某一天班长通知,一号车调试结束正式运行。我踏上崭新的1#机车,那时我才知道原来驾驶室可以很宽敞,空调也可以让你冷到感冒,气笛也不是闷声闷气的嘟嘟声,是可以让你捂住耳朵尖啸。也可能因为男人对机械比较敏感。又或者因为我是一个刚刚入职的菜鸟,看着这庞然大物在铁路威风凛凛的行走,心里默默想,驾驭它就是我以后的工作了,想想就觉得有干劲!不过苦恼的事也接踵而至,由于一号车的脾气实在太大了,加上当时工厂刚刚建设好,基础设施还并不完善,铁路路况非常糟糕,车速需要控制的非常慢。一号车就好像还没有被驯化的小野马一样,稍微踏一点油门就跑得飞快,经常吓的人提心吊胆。让习惯了其它三台“老爷车”的我们一时不能适应。但是,渐渐的我们已经摸透了它的“脾气”,它已经成为四辆机车中最棒的一台。

七年的时间里,它变了很多,我也变了很多,我已从学徒变成了老手,1号机车也经历了一次大修以后失去了原本的颜色,被涂成和其他三台车一样的亮黄色,随着线路的改善,一号车也变的开始“温顺”,不在像以前只有一股子莽劲,看起来已经和其它几辆车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。只有汽笛声还是一如既往的响亮,好像告诉人们自己的故事,这七年里,我看着里程表从三位数变四位数,最后定格在七万公里这个数字,接近绕地球两圈。几年的时光里,它往返高炉炼钢几万次!送达铁水上千万吨,为公司创造的价值已不能用数字来衡量!它不但陪着我一起成长,更是我不可或缺的“战友”。炼铁厂   杨骁   陈海军